第04:专题·人文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5月29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榴岛三千年
  薛梦曦 郭康法 文/摄

  按:这篇文章以玉环文物和可考文献为基础,结合作者对玉环历史文化的思考,让读者更加真实地了解玉环的历史。本文原为第二十八辑玉环政协文史资料附录,由于时间仓促未能刊发,现刊发于《今日玉环》,以飨读者。

  早在几百万年以前,这里还是一片海洋,由于太平洋板块和欧亚板块的相互挤压,火山运动频发,伴随着雁荡山脉的抬升,田螺山率先露出水面,直到现在田螺山上仍存在大量类海洋生物“半化石”遗迹。随着百万年的地质运动,造就了玉环独特的山海环境。那时候的玉环气候温和,降水充沛,溪流密布,森林茂密,吸引了大批动物涉海来此繁衍生息,沿海各处鱼虾成群,远处有成群的海豚和鲸在海中游曳觅食。

  至于人是什么时候来玉环,没有确切的答案,有人会猜三合潭时期,那是后来的事。我们国家有一本古代神话地理书《山海经》,其中海内南经有这样一段记载:“海内东南陬以西者,瓯居海中”。晋朝的郭璞为《山海经》作注,他认为“瓯居海中”,就是 “在岐海中也”。岐海就是山海相接的地方,也可以理解为沿海海湾或岛屿。居住在瓯江流域的瓯人一次偶然机会发现了玉环,并在玉环沿海进行渔猎,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在3000年前的一天开始定居玉环,成为了玉环最早的居民,或许《山海经》中的“瓯居海中”指的就是定居于玉环及洞头列岛的瓯人。

  那时候的玉环基本没有平原,仅有的几块小平地也都是溪流冲积而成,也只有三合潭所在的地方因为有三条溪流汇聚,形成了较大的冲积平原。瓯人砍伐树木,在三合潭的灯台山西麓建设房舍。由于玉环土层不深,树木较细,注定了这些房子的短暂使用寿命,瓯人想起了自己处在瓯江流域的老家,那里有粗壮的楠木可以用于房舍的建设。或许有人会问他们是怎么把木材运到玉环的呢?据《越绝书·记地传》记载:越人“水行而山处,以船为车,以楫为车,往若飘风,去则难从。”瓯人都是海上运输的能手,他们制作的独木舟穿梭于江海之中,从瓯江流域的深山里砍伐树木,凿孔穿绳沿着瓯江而下,源源不断地运输到玉环三合潭岙口来营建房舍和制作生产工具,他们的房子和我们认知的房子是不一样的,粗壮的楠木立于土中,底部垫上石块或更粗大的木板(古建筑中的柱础或许就是源于此),楠木桩上架横梁,再铺上木板形成一个平台。平台的上面架上能够遮风挡雨的东西,或许是木板或许是稻草我们不得而知。夕阳西下,一个妇人坐在屋内,拿着纺轮正在纺织,夕阳透过窗门,照射在她的脸上,她的丈夫正在家对面不远处的水田里用铜镰收割成熟的水稻,旁边的人已经收割完毕正用石犁在耕地。海岸边有人用网、鱼钩在捕鱼,山林里人们追逐着猎物,用箭来捕捉他们。印纹硬陶和原始瓷制品是他们重要的日常用具,这些器具是哪里制作的我们也不得而知,或许也是“舶来品”。

  铜对于那个时代来说是重要的物资。“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在我们的印象中,那个时代的铜只用于礼器和兵器的制作,而瓯人却用于农具和兵器的制作。中原的青铜器精于礼器,吴越青铜器精于兵器;中原青铜器的数量比吴越多得多,吴越的青铜器生产工具在青铜器中所占比重却比中原多得多,这恰恰说明了中原重礼乐,吴越则重耕战实际。《周礼·考工记》言:“粤之无镈,非无镈也,夫人而能为镈也”。郑玄注云:言其丈夫人人皆能作器,不须置国工。由于民间普遍都会造镈,都在造镈,而官营的着重铸造兵器,而诸如“镈”类的生产工具,可能如《周礼·考工记》说的,基本上为民营手工作坊所造。三合潭的青铜器农具多于青铜兵器,如鱼钩、鱼矛、鱼刺、铜镞等渔猎工具,削、刀等生活用具,镰、鍤等农业生产用具以及剑、矛等兵器。

  三合潭的瓯人不是孤独的,环西、金鸡岙、垟青、芦浦蛇屿、楚门东西村西岙等地均有瓯人居住,并留下了历史遗存。

  《史记·越王勾践世家》记载:“楚威王兴兵而伐之,大败越,杀王无彊,尽取故吴地至浙江,北破齐于徐州,而越以此散,诸族子争立,或为王,或为君,滨于江南海上,服朝于楚。”周显王三十五年(公元前333年),越伐齐,齐威王派使臣说越王,越遂释齐而伐楚,于是楚威王兴兵伐越,尽取吴越地,作为越人的瓯自然不能幸免,成了楚国的臣民。

  公元前221年,秦朝统一六国,后派军队向闽越、瓯越进军,第二年在闽越人活动的区域设置了闽中郡 。当时秦王朝认为闽中远离中原,山高路险,为“荒服之国”,且越人强悍,难于统治。因此,闽中郡虽为秦王朝的四十郡之一,建制却不相同,秦中央政府并未派守尉令长到闽中来,只是废去第七世东瓯王摇(改欧摇为驺摇)及当时的闽越王无诸,改用“君长”的名号让其继续统治该地。秦只是名义上建立了闽中郡,实际上并未在闽中实施统治。

  秦王朝灭亡后,项羽封吴芮为衡山王,但因楚、越有旧隙,担心闽越强大对楚不利,不封无诸为王,而欧摇则仅为都尉。项羽的狭隘使无诸与欧摇十分不满,在随后的“楚汉战争”中引兵垓下,助汉高祖刘邦击灭了项羽的楚军。

  公元前202年,刘邦封无诸为闽越王。公元前200年,欧摇受封为“海阳齐信侯”,时称“闽君”或“闽越君”。汉惠帝三年(公元前192年),汉廷以“举高帝时越功,曰闽君欧摇功多,其民便附。乃立欧摇为东海王,都东瓯,世俗号为东瓯王”。自此欧摇定都东瓯(今温州市境内),重建东瓯国,成为瓯越中兴之祖。汉初因功对无诸和欧摇封王,闽、瓯两地保留了越人的自治,并不完全服从于中央汉廷。

  汉景帝前元三年(公元前154年)二月,吴王刘濞起兵叛乱,当时的东瓯王举兵胁从,史称“七国之乱”。据《史记?东越列传》记载,吴王被太尉周亚夫与大将军窦婴在丹徒击败投奔东瓯国后,汉廷密使游说东瓯王欧贞复,于是东瓯王弟“夷鸟将军”欧贞鸣乘劳军之际杀了刘濞将功折罪。事后东瓯王封为“彭泽王”,欧贞鸣封为“平都王”。

  “七国之乱”失败后,吴太子刘子驹逃亡至闽越国,并得到保护。因刘子驹的挑拨,汉武帝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闽越、东瓯发生内讧,闽越王郢出兵围住了东瓯城,年迈的东瓯王欧贞鸣马失前蹄,战死在海涂中。汉武帝派中大夫严助从会稽发兵,从海路驰援“东瓯国”,闽越军闻讯撤退。东瓯国新君欧望迫于闽越压力,“请举国徙中国(汉朝),乃悉举众来,处江淮之间”,率领其民部属4万多人北上,被安置在江淮流域的庐江郡(今安徽西部的舒城地区),并被降封为“广武侯”,东瓯国从此在汉朝行政图上取消了,但瓯越人仍居住于王国故地,并多有人为避战乱迁徙至周边东海各岛群。

  玉环的瓯越人也许继续在此生活,并向环西小岙一带蔓延,也许他们也随着东瓯国的迁徙远离了这片故土,也许他们因为两千年前东南沿海的那次特大洪潮而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期间的很长一段时间,玉环成了没有人烟的荒芜之地,即使如此,这块土地的管理依然进行着。东汉建武六年(公元30年),回浦县并入鄞县,玉环就成了鄞县回浦乡地。章和元年(公元87年),复析回浦地为章安县,玉环又成了章安县东瓯乡地。永建四年(公元129年),析东瓯乡为永宁县(包括今温州市辖地),属临海郡,玉环又归属永宁县。

  玉环这块膏腴之地不可能荒芜得太久,在东汉末年,又开始有人类活动。1991年在大麦屿街道陈北村出土了一只盖有铜镜的陶罐,陶罐内有五铢钱,铜镜为半圆方枚神人神兽镜,铜镜外圈上有“建安十七年”铭文,可能是东汉末年战乱,人们为了躲避战火将这些家当埋藏在地下,待来日安定后再将它取出,却不知这一等待就是两千年。

  三国时,玉环属吴国管辖范围,为临海郡永宁县地。远离战场的玉环成了世外桃源,大量的人口聚居在双庙、前塘垟一带。传说方士葛玄也来大雷山筑室炼丹。在双庙、前塘垟等地出土了天玺、天纪、太康等纪年墓砖,这些砖室墓说明了当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已经有一定的规模,且形成了社会层级。

  西晋末年北方动乱,豪门士族纷纷挈携宗族、乡里、部曲南迁。东晋太宁元年(公元323年),分临海地立永嘉郡,以永宁县为郡治。宁康二年(公元374年),分永宁地置乐成县,玉环属乐成县,隶永嘉郡。据《玉环厅志》记载:《登真隐诀》云郗司空先立别墅于此,东晋居人数百家,至今湖田现在,亦见《事类统编》,今不知所在,或云即西青山上,有古碑,今失。由此可知临海太守郗司空(名愔,约公元310~380年间人)率先在木榴屿设庄园建别墅,随后居人数百家。至隆安五年(公元401年)孙恩起义失败,其部将孙安捣毁郗司空庄园(即别墅),玉环因战乱而人口四散。1992年在前塘垟发现兴宁元年(公元363年)纪年砖砌水井和元康五年、兴宁元年等纪年墓砖,并在西青岭岭脚村无边山发现2座西晋时期墓葬,墓砖为元康八年龙纹噬人头纪年砖,说明了当时玉环已经有一定人口数量,这些南迁的中原人带来了中原文化,促进了文化交流与融合,出土的瓷器也表明这群人并非是我们所认为的贫困不堪,每天为果腹而不辞辛劳,而是延续中原晋朝的生活水平,颇有一种高逸的风情。

  南朝刘宋永嘉太守谢灵运、颜延之先后曾来玉环游览,并留下诗词。由于常年的战乱,以及统治阶级的大力倡导,南朝的佛教发展迅速,唐代诗人杜牧的《江南春》一诗中,“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是那个时代佛教文化盛行的最好写照。在兴盛的佛教文化背景下,有人就在玉环的伏虎山(今楚门芳杜)悬崖峭壁间凿刻了三尊大佛(三世佛),左阙左耳,中阙鼻,右阙右耳,中间佛像有阿难、迦叶两胁侍,名谓石佛阙,文革期间被炸毁,仅剩佛头一颗。传说萧梁方士陶弘景居木榴山修道炼丹,并携弟子周子良东游海岳,游屐于大雷山。

  隋开皇九年(公元589年),更永宁县为永嘉县,隶括州。开皇十年(公元590年),会稽高智慧举义兵败,从海上逃至永嘉,上柱国招讨大将军杨素蹑从之,再败智慧,擒获数千人,战场为玉环海域,并有军队驻扎在玉环岛上。十二年(公元592年),乐成县并入永嘉县,玉环为永嘉县地。

  唐武德五年(公元622年),分括州置东嘉州,析永嘉置永宁、乐成二县,玉环属乐成县,隶东嘉州。七年,乐成县并入永嘉县,玉环属永嘉县。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废永嘉州,永嘉隶括州。上元元年(公元674年)置温州。天授元年(公元690年)复置乐成县,隶温州,玉环复为乐成县地。乾元元年(公元758年),乐成县及玉环境为温州靖安军辖区。开成二年(公元837年),青马西青岙一带(明永乐《乐清县志》称“玉环乡南社铁场”)建南保安院(宋改名普济院)。据日本内阁文库藏钞本《安详寺惠运传》记载:仁明承和九年(会昌二年,公元842年)八月二十四日,日本学问僧惠运浮海抵达大唐陆岸温州乐成县玉留镇(当即玉环)府头前(仅为孤证不能作为玉环建置依据)。玉环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靠埠点,玉城街道东门社区矮山头出土唐代长沙窑执壶为唐代外销瓷。这件唐代晚期的执壶,流口与双耳下的腹壁各贴印花一朵,嘴下为狮子、耳下为缠枝葡萄,贴花处饰以褐斑,为晚唐外销瓷中的精品。

  咸通间(公元860~873年),僧启爽于大竹冈西岙(今楚门东西村西岙)刘氏宅建灵山寺。1978年在芦浦分水山麓出土一坛唐“开元通宝”铜钱,约数十斤。据此可知,唐中晚期来玉环定居之人并非少数。

  唐末、五代及北宋初,中原多故,尤其闽地战乱不休,闽南及各地官民为避战祸来居浙南沿海地方者甚多。五代时,玉环属吴越国,隶靖海军。后梁开平二年(公元908年),武肃王钱鏐避梁太祖父朱诚名讳,改乐成为乐清,玉环隶乐清县地。玉环也因避钱鏐名讳,由“木榴”改称“玉环”。

  据宗谱资料记载,那时仅港北,先后来此定居的家族,已知便有孔、林、戴、张、邵、郭、赵等姓氏。港南因明清时墟弃三百余年,人烟流散莫返,无宗谱可考,惟《介庵集·陈云松墓志铭》记载,其陈氏祖乃于五季时自闽之长溪迁来居玉环东柽(即当今沙鳝之东青),又明永乐《乐清县志》记载,玉环乡南社有灵峰院、谷顺院、福严院、福生院等佛寺院,均建于五代天福年间,足见当时港南居住的人口亦不少。值得一提的是,1983年福山出土的五代凤穿牡丹纹青瓷碗,做工精细,釉色光亮,是难得的青瓷珍品。

  宋,乐清县玉环乡,分两个里:即金钿(今龙溪镇风凰山一带)上里,金细下里。又玉环乡有“南社”“北社”之称,玉环本岛地区为南社,今楚门半岛地区为北社,然始于何时则无法考证。

  北宋时,玉环为乐清县玉环乡之一部分,隶两浙路应道军。北宋初玉环岛上置有密鹦盐场(在今玉城街道前塘垟、环西、密杏、后??一带),直属两浙路蒲门司温州天富南北监,为浙江省四盐场之一,声名过于永嘉盐场。密鹦盐场先隶温州天富南北监,咸平三年(公元1000年),密鹦盐场升改天富北监,隶两浙路蒲门司,可见其发展迅速。《钱溪赵氏宗谱》记载,当时温州等地有常年来玉“生理”船只,人称“玉环舡”,可见当时玉环商贸之隆盛。至南宋乾道初,“北监至有市肆千余家”。再说港北,蓝田、石龟、灵山等地已出现筑坝拦水,围海造田等水利农田建设。咸平元年至乾兴元年(公元998-1022年),蓝田(楚门镇田岙村)中岙沙地林氏,因“水巨襄陵、房屋湮没”遂筑堡以捍御,所以名“沙地塘”,为港北筑塘之开始。淳熙二年(公元1175年),戴明于楚门东西村东岙建皆山书院,为玉环最早书院。

  治平二年(公元1065年)兰田(今楚门镇田岙村)出了个榜眼,官至侍郎、秘书给事黄门。至南宋,竹冈、兰田、枫林、垟根、钱岙、金钿一带人口已相当繁密,灵山寺及竹冈一带成为了文化中心。灵山寺前有三板桥、十八踏、九株樟、七枝塔、倒鼻山塔等景物建设,终年香火缭绕不绝。《钱溪赵氏宗谱》有一则不经意记载:“一日过池头,见众妇女嘻嘻笑笑,接踵偕行,称往灵山寺拜佛。细窥其中,半师乡里少年佳人。”由此可见当时灵山寺之盛况。其隔山,东南枫林已建成一盐场(人称“枫林”下场),北边徐都、芳杜一带则有赵氏所建长乐亭、樊轩、静轩等文化景观。金钿则为楚门港(即今称之漩门港)南北(金钿上里、金钿下里)之交通枢纽,已知建有金钿庙。楚门成了军事要塞和总督府演兵练武的场所。

  南宋建炎元年(公元1127年),玉环复为温州乐清县地。咸淳元年(公元1265年),温州改为瑞安府,玉环属瑞安府乐清县地。

  嗣后,港北一直持续发展,直至清顺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而港南则遭受了两次重大变故。特别是第二次,使历史再次中断340余年。第一次为南宋乾道二年(公元1166年),秋风之夜,玉环岛上狂风骤雨并海溢。溺死者数万人,天富北监千余家市肆皆空。据前塘垟盐业遗址调查显示,大量的瓦砾堆积在遗址的上层,砖和瓦砾之间夹杂着了大量的海洋贝壳类动物生存的痕迹,由此可知在较长的时间内,原本的盐场成了潮间带,贝壳等海洋生物又在这里繁衍生息,也足以证明乾道二年那场灾害对玉环的打击。至四十年后的开禧二年(公元1206年),濮阳(今河南)李宽奉命知监事,来此恢复天富北监(此时盐场已由民众逐步恢复),于高燥地方,立栋宇坊巷,闾伍麟次,使监市重建如旧。据出土文物推知,其时监市、商埠已转移至今玉城街道沙岙、东青一带(当时称“青岙”),而制盐的场地也转移到了龙溪镇桩头一带。

  此后200余年经元至明初,“青岙”一带便成了玉环的经济文化中心,人口高度密集,工商航旅各业都集中于此,经济得到了充分发展。最有力的证据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这个区域内出土了大量南宋至明洪武年间的铜钱以及盆、罐、碗等生活用具,并36口古井。故南宋末,益王、广王等一行人自临安出逃永嘉,能潜居青岙月余之久。据陈高《重建灵山寿星寺记》,元末,玉环各岙有人烟数千家,有著名佛寺宫8处。

  元时乐清县玉环乡,因宋制,亦分金钿上、下里,沿称“南社”“北社”。元末,进士建宁路总管徐尹坤避居芦岙上金。

  明初,温州路改为温州府,玉环乡为温州府乐清县一部分,是乐清县六乡之一,全乡分北社与南社。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诏天下编赋役黄册,以11户为一甲,110户为一里,并立都图,玉环乡有5都,其中北社有3个都33个图,每图110户,计有3630户,约16500人左右,每图一里,里名如下:樊塘、芳杜、钱岙、清港、徐都、三山、枫林、小闾、箬岙、陵门、水动、章岙、田岙、竹冈、蒲田、金钿、郑岙、桩头、渡头、下岙、羊坑、横山、邢田、芦殊(温岭市岙环)、江绾(温岭市江湾)、上湾、横塘、陈司徒、鱼井、后湾、炎岙、石龟;南社有两个都,即三十五都与三十六都,图、户数无考,地在玉环岛及洞头诸岛。洪武二十年(1387年),为避倭寇扰边及防止方国珍式人物再生,朝廷命信国公汤和视察沿海,徙海岛居民于内地,楚门港(今漩门港)以南玉环本岛等海中诸山全被迁弃。据《两浙海防类考续编》,汤和曾于漩门南岸勒石历禁:“居者死,耕者断足”。沙岙一带所有水井都被人为填平,上面全部用石板覆盖掉,可见当时岛民被强行迁徙,情状十分凄惨。这便是自南宋后港南玉环岛历史上的第二次变故和挫折。

  (下转第五版)  (上接第四版)

  成化十二年(1476年),将乐清山门、玉环两乡六都地隶太平县(今温岭市),属台州府,玉环乡北社地区遂归太平县,编为太平县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3个都。二十四都凡九图,为原乐清县三十二都,管5村:芳杜、三山、前岙、徐都、溪沿;二十五都凡六图,为原乐清县三十三都,管7村:田岙、路上、枫林、都顿、岭下、寨门、蒲桐;二十六都凡五图,为原乐清县三十四都,管7村:水桶岙、沙头、南山、垟坑、邢田、罗徐、江绾,上述村中寨门、蒲桐、邢田、罗徐、江绾5村在今温岭市岙环和江湾境内。时玉环乡南社仍荒弃。

  再说港北,自宋经元、明及清初,社会一直较稳定。元末明初,虽内地烽烟再次大起,而今玉环为方国珍义军所割据地内,仍较安定,各地避乱者仍有一些来此暂居。其时,港北海涂被大规模围垦拓展,先后围成20余条塘坝,耕地面积迅速扩大。由此,人口日众可想而知。明永乐五年编《云松巢集·二·送天衢首座还故山》诗注云:“凤凰山元时为航商所集。”港南青岙一带北监监市发展、繁荣同时,港北凤凰山即金钿山(今龙溪镇马头山)一带与之相呼应,业已发展成商贸兴盛的港埠,其人口亦可与港南相匹。又明洪武二十年港南被迁弃,居民被强行内迁,其无所投靠就近止于港北者定为不少(如小筠岗李氏)。且楚门老岸横山(今楚门镇西青山)置楚门御倭水军千户所,始属盘石卫,后隶松门卫。港北安全得到了保障,其后人口发展必当更快。

  隆庆二年(1568年)七月,大风雨,海溢,漂沿海居民,田地无算。次年如之,乃三江、大嵩、前塘、能仁(徐都塘)等塘都尽坏。

  户所一带堤塘田亩被冲毁,军民从此上岛冒禁耕种。至万历间,仅太平人垦种的田地就有6000余亩,并搭盖有季节性临时居住茅棚53座。又福建渔船常来周围捕鱼,临时搭寮居住更是常事。亦有清初郑成功水师、军旅常活动、驻扎于此。

  嘉靖四十年(1561年),倭船十余艘以惯用“流寇”方式,泊岸登陆梅岙,滋扰玉环,戚继光派兵杀贼,在披山、白水洋、梅岩、垟坑、长吊洋、沙镬洋等处,击毙倭奴达数百名之多。对于开垦玉环,在《南北略》上有简短记述。据该书所写,那是弘光年间的事,因彼时环境特殊,拓殖计划,都受到意外打击,而无一实现,所以有“旋开旋弃”,朝令暮改,玉环依然不能顺利开垦生息。

  万历年间,开屯玉环山之计划,又甚嚣尘上,朝廷委派王一麟主持其事,均因主管忧虑而未成。但太平和乐清民众,时有上岛偷耕窃种,遂形成玉环本岛上“乐南太北”分界,即分水山以东,桃花岭以北属太平,余属乐清。

  据《两浙海防类考》记载:万历十年,温处参将沈思学督率兵员,战于玉环坎门,擒获倭寇二十名,从贼十九名,夷妇二口,首级五颗,倭船二只,夷器一百五十三件。

  万历二十年(1592年),玉环山田5773亩,地340亩,垦民搭厂53座,并建有河闸斗门等水利工程。

  清初至顺治六年(1649年),港北地区仍为台州府太平县地,为南明福王、鲁王控制。福王弘光年间,曾颁令开屯玉环等山,未遂。顺治十八年(1661年),因郑成功抗清屡攻沿海,民众多有接济,清廷命尚书苏纳海撤边海三十里地居民而虚之,居民内迁,楚门港以北玉环乡地遂遭遗弃。迁遣之日,一旦命下,室庐一空,榱题画栋,尽付一炬,转眼间井里丘墟,瓦砾荆榛,黎民四散流亡他乡,死生莫知,从此,玉环全境廖无人烟。

  康熙元年(1661年),在楚门城内建广盈二仓,用官钞籴米入储,以便荒年。

  康熙八年(1669年),在竹岗(今楚门镇东西村东岙)设防,九年建寨。于是旧日徙民,恋故土者得以复归,然仅什一耳。当其时也,“草昧初开,斩荆棘,辟草莱,余孽尚多末息,日炊茅蓬,夜宿深山,犹有风声鹤唳之惊”。二十二年,郑成功之孙郑克塽降清,港北迁界始得开复,移民重返家园始得渐增。然因海塘早被潮水冲决塌坏,土地仍为荒涂,故返土者终不甚多,且多落居于大小竹岗山边及金钿一带。港南则仍未展复。福建惠安崇武渔民徙坎门钓艚岙等地,根据玉环的渔业生产特点发明了延绳钓技术。

  清雍正年间玉环展复前,玉环乡有三都,分别为二十四都、二十五都、二十六都。二十四都,凡两图,管三山、芳杜、前岙、徐都、溪沿5村;二十五都,凡一图,管田岙、路上、枫林、都顿、岭下 (以上5村为今沙门镇地)、寨门、蒲洞(以上2村为今温岭市岙环镇地) 7村;二十六都,凡一图,管沙头、罗徐、邢田(以上3村今为温岭市环镇地)、江绾(今温岭市江湾)、南山、水桶岙(以上2村今为沙门镇地)、垟坑(今干江镇地)7村。

  雍正三年(1725年),平阳籍闽人华文旦、姚云等60余人,到玉环岛住垦,并告请开复,被台州制台、太平县主等否决。雍正四年(1726年)十一月,浙江巡抚李卫派员查勘玉环山,并提出民众到玉环山开垦需出示原住地官府提供的“良民证”后,实行“保甲制”管理,在玉环岛黄门、坎门两个隘口设卡防私米入海,在玉环设同知官署,参考宁波、定海、舟山岛成功开垦案例。于雍正五年(1727年)奏请雍正帝展复玉环山,要求清廷割乐清、太平两邑之地,建设厅治,并于三月选调桐庐县知县张坦熊署理太平县事兼理玉环垦务。雍正五年十月,李卫再次向雍正帝提出“请展复玉环山奏议”。 雍正六年(1728年)三月二十四日,经户部议准后,雍正帝亲批“准如所请”“指示施行”,正式批准展复玉环山,将太平县之楚门老岸、南塘、北塘、芳杜、东岙、密溪、桐林,乐清县之盘石、蒲岐、三盘、黄大岙、状元岙、茅埏等处倶归玉环辖。六月,置温台玉环厅,隶属温处道,规定“关涉玉环事务者,温台两府属县俱听该同知专行”,此为玉环设治之始。

  玉环厅建置时基层行政区划为两乡、两隅、廿二都、七十四村。桃花岭以北原属太平者为北乡,管八个都;桃花岭以南原属乐清者为南乡,管十四个都。东隅管瑶岙村,西隅管洋岙村。第一都管正岙、金鸡岙、打石仓3个村;第二都管三峡潭、仰天窝(河、湖) 2个村;第三都管渔岙、小岙2个村;第四都管塘垟1村,以上4都在城西南。第五都管蜜莺、后??两个村,旧属太平;第六都管双庙、水孔口2个村;第七都管白沙坪、教场头、西潭3个村;第八都管大里岙、小里岙、上朝阳、下朝阳、老城头5个村;第九都管福生寺、大陈岙、小陈岙、大麦屿、小麦屿、蝤蛑岙6个村;第十都管大古顺、小古顺、双条坑、鹭鸶礁、鲜叠、小额、南大岙、小普竹、大普竹、西滩10个村,以上5都在城南。第十一都管东青、九子岙、冷水潭、西青4个村;第十二都管沙岙、后湾2村;第十三都管琛浦、蛇屿、芦岙、塘额4个村;第十四都管芳杜1个村;第十五都管田岙、白干、小闾3个村;第十六都管洞林、密溪、绾山3个村,以上6都在城东北。第十七都管蒲歧、大崧、小崧、芙蓉4个村;第十八都管大荆1个村;第十九都管盘石、黄华、歧头3个村,以上3都在乐清,都属寄庄。第二十都管黄大岙、当铺基、灵昆、铁炉头4个村,在城南海中。第二十一都管上马石、大岙、后沙、田湾、打鹿坑5个村,在城东北海中太平。第二十二都管苔山、茅岘山2个村。

  时辖地周围700余里,包括今玉环、洞头2县辖地和温岭县石塘,乐清县大荆、芙蓉、蒲岐、盘石及瓯海县灵昆等地,并招徕太平、乐清、平阳、永嘉、瑞安5县良民到山报垦。张坦熊对玉环费尽了心血,他招来各县居民5万余名,垦地六七万亩,而且防守捍御,安内攘外,使寄居玉环之民都得各安其业。“有田可耕,有地可种,煎盐者共乐其生,网鱼者各安其业,以衣以食,引养引恬,熙皞之风,不再见于兹乎?”这是张坦熊关于展复之初的社会写照。

  雍正六年(1728年)创办义学,雍正八年(1730年)开始兴建玉环厅城垣,雍正十年(1732年)三月竣工,厅城近似方形,用大块条石迭砌,北部城垣及门楼均建于中青山山岗上,依山势而建,城周长九百六十一丈五尺五寸,高二丈四尺,宽二丈二尺,城垛六百七十五个,每垛宽一丈三尺八寸。东西月城三十八丈九尺。开四门,东曰靖海门,西曰永清门,南曰镇远门,北曰宁涛门。每门均有高大的门楼,还有炮台、水门和盘诘厅。

  乾隆六十年(1795年),玉环厅同知杨超鋆详请,以太平原辖之石塘、横门等14山,系太平所管嵩汛,应仍归太平。经奏准行,遂划太平。

  至于文教方面,乾隆二十年(1755年),玉环水孔口(今坎门街道水龙村)潘光辉等请设玉环考试。经浙江巡抚周人骥题准,开考设生员4名,武生员2名附入温州府学。嘉庆六年(1801年)绅士戴全斌、沈兰、吴屏藩、吴钟英、陈在熔等呈请捐建玉环学宫,同知姚鸣庭详请巡抚阮元、学政刘镮之奏准,原温州府学训导冯至分驻玉环厅学,学额增至文8武4,设廪生8名,增生8名,三年一贡,十二年一拔贡,并于同年在玉环厅署东南(南门)营建玉环学宫。嘉庆八年(1803年),始建训导署,设训导1人,嘉庆九年五月,学宫落成,建有先师殿、大成殿、名宦祠、泮池、棂星门、崇圣祠、明伦堂、训导署等。嘉庆年间,玉环盗匪猖獗,民不聊生,据《陈氏年谱》与《瀛州笔谈》二书所载,竟有吴弗四、蔡牵、水澳帮、小猫帮、补网帮、候齐添、卖油帮、黄葵帮、邱獭帮、小肥饼等十几个帮派。

  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为县考进学之需,桐林例贡生林植三独自出资白银三千余两并亲自经理,于学宫东首建造“考棚”,后环山书院迁入考棚。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玉环厅设劝导所,训导署撤销。

  光绪年间,玉环厅基层行政区划变更为两隅、廿一都、一百四十九村。东隅瑶岙,管东岙、中岙、西岙3村,西隅洋岙,管里岙、外岙2村。

  第一都管金箕岙、打石仓、正岙3个村;第二都管三峡潭、仰天河2个村;第三都管渔岙、小岙2个村;第四都管塘垟、陡门头2个村;第五都,管密莺、后??、礁头3个村;第六都管双庙、小水埠、水孔口3个村;第七都管白沙坪、花岩礁、西潭、车水头、教场头、钓艚岙、鹰捕岙7个村;第八都管大里岙、小里岙、黄门、上朝阳、下朝阳5个村;第九都管福生寺、大陈岙、小陈岙、双峰、蝤蛑岙、大麦屿、小麦屿、上青塘、下青塘、连屿、白磴11个村;第十都管大古顺、小古顺、长山嘴、鲜叠、梁湾、双条坑、鹭鸶礁、小额、三条青、南大岙、西滩、蟹钳、码道头、大普竹、小普竹15个村;第十一都管东青、黄泥坎、九子岙、龟山、鳝鱼头、西青塘、两青岙、乌岩、冷水潭9个村;第十二都管沙岙、犁头嘴、白岩、后湾4个村;第十三都管琛浦、蛇屿、芦岙3个村;第十四都管芳杜郑、前路、西林、西岙、庙湾、司台、彭岙墩、樊塘、蛇头、钱岙、樟岙、垟根、溪沿、徐都、清港、小蒲田、大蒲田17个村;第十五都管楚门、南北塘、天马山、东西岙、田岙、彭家宅、小竹冈、山对,塘垟、龙王、白干、小闾、山陈13个村;第十六都管渡头、山外张、小山外、剩岙、龙过门、花岩浦、塘厂、塔山头、密溪、山里、邱家岭、梅岙、盐盘、垟坑、干江、水桶岙、樟岙、路上、大岙里、都顿、司边、双屿、安宁、林门、南山、箬岙、瑶岙坑27个村;第十七都管蒲岐、大芙蓉、小芙蓉3村都在乐清,属于寄庄;第十八都管大荆1村,在乐清,属寄庄;第十九都管盘石、黄花、歧头3个村,都在乐清,属寄庄;第二十都管黄大岙、铁炉头、三盘、沙角、状元岙、豆腐岩、灵昆、当铺基、大门9个村;第二十一都管茅岘山、苔山2个村。

  光绪十四年至光绪十六年间,玉环可能改称过玉环州。1981年,市委宣传部在市政府大院内发现印有“玉环州城砖”字样的城砖。1988年,玉环县文管会整理古籍时发现一张光绪二十五年的祝文(祈祷文),首句写道:“维大清国浙江温台分府玉环州江北十五都……”,玉城街道潘汉民家原藏有一块祖传楹联(下联),“□□必昌不昌,祖有余殃,殃尽必昌”,落款“玉环州兴安庄国学生潘维垣、孙□□、曾孙江、孙怀德、曾孙允之同敬酬”。据《玉环厅志》卷十四记载,监生潘维垣年九十,五世同堂,玉环厅志成书于光绪六年,而光绪十四年补刊的玉环厅志卷十六全浙海图序落款,“光绪十有四年孟冬之月知厅事保靖胡钟骏识”,即在光绪十四年时玉环仍称厅。

  上海申报 1890年12月8日(光绪十六年十月二十七日)第2页,“瓯海寒涛○郭外峰司马钟岳听鼓瓯江,已阅□余寒暑,历署玉环州篆,大有政声。公余之暇,以吟咏自娱,尤工篆隶,不懈而及于古,现因屠司马仙逝,奉委代理海防篆务,自此得所藉手又展长才矣。”第一次出现“玉环州”的字样。1907年1月16日(光绪三十二年十二月初三日)《申报》第9页,“温州官事○新任玉环州夏荫孙刺史敬中,到温多日,因前任骆子倬刺史带印上省,迄未任事 。”是《申报》最后一次出现“玉环州”字样,期间又有出现玉环厅,甚至一张报纸上同时出现玉环州,玉环厅字样。

  浙江图书馆藏戴尧仁所撰《玉环大筠冈戴氏宗谱》抄本一册,卷末文章中三处提到州字:“凡裨益于是州者,靡所不为”“玉环新制弓丈,较太平亏短,州人苦之”“于是州之人不颂张公之仁,而群思金城之行”,据浙江图书馆著录信息得知,该书撰于光绪年间。

  虽然有大量文物证据证明玉环称过玉环州,但是我们并没有在清宫档案里找到过玉环由厅改州的证据,因此我们认为“玉环州”的称呼是光绪年间玉环官民人士对玉环的一种别称,并未真实地发生过中央政府对玉环建置名称的更改。

  光绪十五年秋,狂风暴雨,引发风暴海啸,海浪席卷盐盘、芦岙等地,冲毁田地,吞没房舍,死者甚多。

  民国元年(1912年)二月,行道县制,玉环厅改为玉环县,同知改知事,县城置朝珠城(今玉城街道),隶温处道。基层行政因循清末旧制,实行区(乡)地方自治,县分11个自治乡(区):城区、坎门乡、南大岙乡、陈岙乡、楚门乡、芳杜乡、都顿乡(亦称桐林乡)、密溪乡、三盘乡、黄大岙乡、灵昆乡。民国三年(1914年)取消自治。五年恢复自治。十二年,县有自治区8个:城区、坎门区、南大岙区、陈岙区、楚密区、芳林区、灵黄区、三盘区。十三年调整为4个区:城区、江南区、江北区、海山区。十六年前厅恢复8个区。

  民国十六年,废道尹制,县公署改为县政府,知事改称为县长,玉环县属省。民国十八年实行村里制(在集镇者为里,在乡者为村),县有108村里,各村里均立“委员会”治事。其中千人以上的有82个村、2个里、1个镇,其名为:垟金三渔联合村、瑶岙村、陡密后塘联合村、东青村、沙岙村、后湾村、深浦村、芦上村、芦下村、大陡分村、乌鳝湾村、西青联合村、南马滩村、小江村、大普竹村、茅横坦村、青塘村、大麦屿村、大陈岙村、小陈岙村、小古顺村、大古顺村、鲜叠村、朝阳村、老城头村、楚门镇、附城村、筠岗村、秋塘村、南塘村、中山村、胡泮村、蒲岙村、大园村、柏前村、钱荼村、樟洋村、徐都村、清港村、樊海村、悔花山村、大溪岭村、果上村、应垞村、光上村、龙岩山村、盐盘村、干江村、丽垞村、果下村、里溪山村、北岙里、大三盐村、东岙村、北元村、铁坑村、王乡村、磁龙村、大米村、东山村、小苔村、角花村、洞渔村、教场头里、竹艚岙村、鹰东联合村、台前村、台北村、水孔口村、双花村、里岙村、西潭村、鸡冠山村、岙潭村、口筐村、大门村、浪岛村、砂长村、豆腐岩村、中段村、上岩头村、南段村、北段村、王相段村、西礁村。千人以下村名无考。

  民国十九年政府颁令改村里为乡镇,下辖闾邻,县未及时推行。至民国廿一年前后,始改置7个镇、120个乡、1823闾、8062邻。7个镇名称为:珠城镇、西青镇、教场头镇、钓艚镇、北岙镇、楚东镇、楚西镇。乡、闾、邻名称无考。

  民国廿一年,设行政督察区,玉环县属浙江省第十行政督察区。此后,所属行政督察区屡有变更,至三十七年,属浙江第五行政督察区。

  民国廿三年七月七日国民政府颁令改间邻为保甲,县设置3个区、28个乡、344保、3852甲,但实际未推行。至当年十二月,据《玉环县全图》标载,县境分4个区、6个镇、44个乡。其名称为;

  第一区(4镇10乡):珠城镇、西青镇、教场头镇、钓艚岙镇、合潭乡、塘垟乡、陡门头乡、花??乡、水孔口乡、里黄乡、双花乡、西潭乡、车首台乡、鹰东乡。

  第二区(12乡):芦岙乡、沙浦乡、鳝潭乡、青南乡、青福乡、普竹乡、麦屿乡、陈岙乡、朝城乡、古顺乡、叠额乡、海山乡。

  第三区(1镇11乡):楚门镇、芳杜乡、清港乡、台専乡、徐樟乡、田岙乡、外塘乡、密溪乡、干江乡、桐林乡、果丽乡、鸡山乡。

  第四区(1镇11乡):北岙镇、鹿仓乡、浪潭乡、荆门乡、元觉乡、霓屿乡、三盘乡、北沙乡、东磁乡、西璞乡、南台乡、洞屏乡。

  民国廿四年复将坎门(即第一区)、陈岙(即第二区)与县城合并江南区,区署设县城;将楚门、盐盘(即第三区)改江北区,区署设楚门镇;黄大岙区(即第四区)改三盘区,区署设北岙镇。乡镇改77个,详无考。

  民国廿五年改7个镇43个乡。江南区:珠城镇、西青镇、教场头镇、钓艚岙镇、鹰东乡、车水台乡、西潭乡、里黄乡、双花乡、水孔口乡、塘垟乡、陡门头乡、合潭乡、花??乡、沙浦乡、芦岙乡、海山乡、鱔潭乡、青南乡、普竹乡、青福乡、麦屿乡、陈岙乡、古顺乡、朝城乡、叠额乡;江北区:楚门镇、清港镇、苔青乡、外塘乡、田岙乡、桐林乡、果丽乡、芳杜乡、徐樟乡、密溪乡、干江乡、鸡山乡;三盘区:北岙镇、洞屏乡、东磁乡、北沙乡、西璞乡、南台乡、三盘乡、元觉乡、霓屿乡、鹿仓乡、浪潭乡、荆门乡。

  民国廿八年五月重行整编乡镇保甲,分编1个区、28个乡镇、344保、3852甲。区、乡、镇名称为:

  第一区(1镇6乡):环山镇、合垟乡、普青乡、青南乡、沙鳝乡、芦浦乡、海山乡。

  第二区(1镇5乡):坎门镇、西台乡、双龙乡、叠顺乡、里阳乡、陈屿乡。

  第三区亦称“楚门区”(2镇6乡):楚门镇、清港镇、外塘乡、芳杜乡、桐丽乡、密溪乡、干江乡、鸡山乡。

  第四区亦称“三盘区”:(1镇6乡)东屏镇、南璞乡、黄香乡、三盘乡、元觉乡、鹿仓乡、霓屿乡。

  民国三十二年减为336保、3807甲。三十五年减为316保、3791甲。三十六年,又减至3636甲。

  1949年4月7日凌晨,周丕振、郑梅欣率领浙南游击队括苍支队,在中共玉环党组织的配合下,攻克玉环县城,俘虏县长毛止熙及下属240余人,玉环解放,从此玉环走向了新的纪元。

  参考文献:

  1、《黄善夫本史记》:司马迁,涵芬楼集古善本第一种,商务印书馆,1936年

  2、《宋史》:脱脱,等中华书局,1985年

  3、《两浙海防类考续编》:范涞,万历三十年刊本,日本内阁文库藏

  4、《特开玉环志》:张坦熊,雍正十年刊本,温州图书馆藏

  5、《玉环厅志》:杜冠英等,光绪六年刊,光绪十四年补刊本,玉环市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委员会办公室藏

  6、《玉环县志》:玉环县编史修志委员会,1994年

  7、《乐清县志》:1964年上海古籍书店据宁波天一阁藏明永乐刻本影印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社会新闻
   第04版:专题·人文
   第05版:专题·人文
   第06版:专题·听潮
   第07版:广告
   第08版:广告
榴岛三千年
今日玉环专题·人文04榴岛三千年 2019-05-29 2 2019年05月29日 星期三